香港洗脑教育 香港爱国教育被指“洗脑”之嫌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3

  首页
打开新窗口香港洗脑教育 香港爱国教育被指“洗脑”之嫌引争议 香港特区政府2010年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。可是这一做法引起争议:有人称忧虑课程有“洗脑”之嫌。有谈论指出,部分人士忧虑国民教育“洗脑”,不免过于政治化。香港中小...

  

香港特区政府2010年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。可是这一做法引起争议:有人称忧虑课程有“洗脑”之嫌。有谈论指出,部分人士忧虑国民教育“洗脑”,不免过于政治化。香港中小学生每日经过多种途径接纳信息,随时都会构成自己新的理念与价值观,被教师“洗脑”之事绝无可能发生。[我来说两句]
 

 

  挥舞国旗和特区区旗的香港小学生。

  反对声迫使方案延宕

   针对国情教育的缺失,香港特区政府2010年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,原定于本年起推广,但却引爆争议。上星期发布的方案是,本年9月先在小学试行国民教育课,下一年起在中学试行,试行期间,校园组织每周一至两节课,3年后设为中小学必修课。

   依据香港国民教育规划,“德育及国民教育科”将包括个人、家庭、社群、国家及国际5个领域,别离开展学生的个人本质、家庭成员身份认同以及在社群中的人物认同,一起讨论国家的机会、应战以及国际性议题。

   香港德育及国民教育专责委员会主席李焯芬表明,国民教育课程修订稿已充沛回应社会希望,该课程对提高个人道德及国民本质十分重要,信任课程可促进学生对社会对国家的身份认同,及合作社会及国家开展。

   针对有人称忧虑课程有“洗脑”之嫌,香港教育局首席助理秘书长国华回应,课程旨在教训学生树立正面价值观,并开展独立及批判性考虑,故新修订指引加入了价值观培育,如相等、公义、自在、民主、人权、法治等内容。

  国民教育是国际惯例

   所谓国民教育,大体而言就是爱国教育。香港部分政治人物和学者忧虑,国民教育内容“报喜不报忧”,无法让学生知道真实的国情,乃至变成“政治洗脑”。

   国民教育并非我国独有。香港青年沟通促进联会创会主席龙子明征引一份国外研讨指出,从1870年到1970年的百年间,在宪法中明订国家有义务供给国民教育的个案从43个增到139个。遍观当今国际,注重国民教育已成为国际惯例。例如,美国就是一个非常注重国民教育的国家,美国许多中小校园每天都有升国旗、奏国歌典礼;法国的国民教育侧重法兰西民族优异传统,杰出法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光辉业绩,表扬全部有别于他国的共同之处,培育了作为法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。其他如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、俄罗斯等国的国民教育,无不以不同的方法着重青少年应有爱国情趣和民族自豪感。

   实际上,香港教育界大部分人对国民教育持支撑情绪。上一年的一项查询显现,多半教师认同政府的国民教育课程。支撑者说,国民教育不是祸不单行,它关乎培育国民对国家的归属感、承当精力和国民身份认同。将其冠以“愚民”、“洗脑”等负面形容词,明显违反道理。有香港学者指出,国民教育不只关乎教育领域,并且关乎香港的开展,港人假如不知道国家,香港怎么能开展?港人假如对国家民族没有认同感,怎么能捉住国家开展的机会?

  “洗脑”是个伪出题

  施行国民教育早已成为大都国家的通用做法,但在香港却引发了意外争议。那么什么样的教育能称得上“洗脑”?

   谈论指出,部分人士忧虑国民教育“洗脑”,不免过于政治化。假如说让学生知道国情是洗脑,那么教训其他价值观也可视之为另一种洗脑,因而,简略地把国民教育说成洗脑,实际上是缺少理性思想的体现。

   香港中华文化开展联合会主席黄富荣撰文指出,动辄说国民教育是“洗脑”的人,疏忽了学生的自在选择和自发学习进程。当下传媒信息如此兴旺,香港中小学生每日经过多种途径接纳信息,随时都会构成自己新的理念与价值观,被教师“洗脑”之事绝无可能发生,咱们应该对学生多一份信任。

   香港资深媒体人梁立人直言,假如说国民教育是“洗脑”,那么咱们在日常日子中每天都在被洗脑。他批判香港反对派有西方情结,只许自己用西方思想对人“洗脑”,而不允许爱国主义“洗脑”存在。

   不过,许多必定国民教育的人也赞同,只需不从底子否定国民教育,讨论教育的内容与方式则是入情入理的。不少学者以为,国民教育内容应“百家争鸣”,教师应拿出锋利的个人观点,供学生脑力激荡。

 

猜你喜欢